法规自律

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政策法规 | 法律法律
证券民事索赔将更加便捷 更有保障
[ 浏览点击:2 ] [ 发布时间:2019-10-31 ] 字体:[ ] [ 返回 ]

 

证券民事索赔将更加便捷 更有保障

  

 201973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召开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会议对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诉讼相关工作进行了研讨。

充分发挥代表人诉讼制度作用,提升审理效率

过去,证券民事诉讼通常采取“一案一立、分别审理”的模式。要以《民事诉讼法》代表人诉讼制度为基础,积极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逐步改变过去“一案一立、分别审理”的局面,实现案件审理的集约化和诉讼经济化。法院可发出公告,通知权利人在一定期间向法院登记。代表人可由权利人推选,推选不出的,法院可以与参加登记的权利人商定代表人。

推行“示范判决+委托调解”,鼓励当事人接受调解

对于不采用代表人诉讼方式审理的案件,可以选取在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方面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案件,作出示范判决,采取先行判决典型案件,其余案件委托专业机构调解的工作方式,及时有效地解决争议。日前,上海金融法院积极推动示范判决与诉调对接机制相结合,引导平行案件当事人通过调解机制解决纠纷。具体做法是:若在法庭审理前委托调解,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而申请撤诉,案件受理费可免收;若当事人拒绝接受依照示范判决提出的调解方案,且之后未能获得更有利的判决结果,法院可酌情增加其诉讼费用的负担部分。

揭露日认定更加科学,更多投资者可以获赔

虚假陈述的揭露和更正,是指虚假陈述行为被市场所知悉、了解,其精确程度并不要求达到全面、完整、准确的程度。原则上,只要交易市场对监管部门立案调查、权威媒体刊载的揭露文章等信息存在着明显的反应,即可认定市场已经知悉虚假陈述。近年来,不同地区的法院对揭露日的认定存在不同的意见,一些法院以立案调查日违规事实不清,以披露违规事实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日为揭露日,导致一些因立案调查日后股价下跌、为及时止损被迫卖出的投资者无权起诉。明确揭露日的认定原则,更多因虚假陈述亏损的投资者将有权索赔。

区分重大性和信赖要件,更加精准保护投资者

实践中,部分法院以行政处罚认定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对投资者的交易决定没有影响为由,否定了违法行为的重大性。会议指出,这种认识存在混淆,应予纠正。重大性是指可能对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具有重要影响的信息,信赖要件强调的是虚假陈述行为与投资者交易决定之间的关系。近期,在游久游戏虚假陈述民事诉讼中,上海金融法院驳回了原告索赔诉求,理由并非证监会认定的大股东隐瞒一致行动人关系的违法行为不存在重大性,而是虚假陈述行为与投资者交易决定无关。对两者进行准确区分,有助于精准有力地打击那些虚增业务、虚构利好,“忽悠”投资者买入的违法主体。

 

版权所有:厦门上市公司协会    备案号:闽ICP备05021181号—1    地址:厦门市湖滨南路国贸大厦618室  电话:0592-5167148  传真:0592-5522525